忍者ブログ

夢、すばらしい時間はかなさ

日子才會真正放下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日子才會真正放下

於是,這人生的四季,才會有清爽的藍天白雲,在心底,氛圍一種靜氣。若心思闊遠,便會在秋的懷抱裏,呢喃一箋絮語,以感恩的姿態,回報歲月贈予的慈悲,一切默念祝福,一切默念而安!生活,沒有完美!一草一木,總有些情感是你放在心裏最想珍藏,卻不一定是甜的。何不,把這份美拿出來,交給風帶走,這樣心的位置空了,才能迎接新的開始!一個人的時光,除卻忙碌的生活,偶爾可以詩意幾筆,餵養一朵花開,獨自傾城;偶爾置身天地,我行我素,看花賞景,不若張揚,只願做一名驛站的匆匆過客。

或許習慣了自由,個性裏有一絲不羈的風,總願隨了自己的喜好,於藍天下奔放青蔥,閱覽人間煙火,體味余近卿中學band酸甜苦辣,只願留一份入心之美。又或許,經年以來,一直喜愛追逐在藝術邊緣,對於美的東西,總是挑剔,於是,養成骨子裏,有一朵小野菊的不屑,某時在風雨的直擊下,肆意滋生,既便秋雨打濕透,也寧願獨步風生水起。

然,生命的插圖,本就殘缺同步,悲喜參半,一段心緒,一段情感,影響了身心,很直接中,就會刪得一乾二淨,只願重新來過。當一段路,走過坎坷,掉入密林,遊過汪洋,而後順風時,才感知,生命有時真的不需要太過執著,順應自然,一切便可隨緣隨喜。若,蝴蝶註定飛不過滄海,何不在最繁華時轉身謝幕,擇一隅,在一葉還是如春的小鎮,從此棲息。

白落梅說:“旅程如風,我們就是風中的一粒渺小,許是微塵,許是水珠,許是花葉。可終有驛站,會收留漂泊的你我。”如此這般,悲喜全是自釀,何不手握清歡,順遇而安。閒暇,我可以聽多情的雨,滴滴淋濕著青石板,仿佛洗禮了風塵;依窗,可隨處嗅到綠意的清氣,伴隨古鎮,仿佛時間就此定格,一窗風韻,漸漸,生命開成一朵清幽,不嬌不媚,素素靜候下一季的相約。

聽屋後的水路,過往的扁舟,又送走了一個個花開的故事。那些過往的年華,那些寫舊了的薄涼,不覺間,擱淺在一首詩裏,不言悲傷,不訴哀腸,只等歲月走過風輕雲淡,再細品時,定會有熏香的淡茶之情。

人生,若有一顆慈悲之心,不管棲居在何處,都是順意的風景!那些雲卷雲舒的記憶背後,走過,只願獨享。生命裏的故事,有時真不需要別人讀懂,只適合自身獨自領悟,獨自收藏。

光陰,從來不會偏愛誰,用心,將陽光置留心底,會發現,沒有什麼,是永不褪色的。而你只需用感恩一筆,嫣然一笑,錯過的,放下。珍惜當下的珍貴,且行且珍惜!心,綻放在春暖花開的季節,多少柔軟,只願懷一朵真摯,善意開在某個角落裏,不喜張揚,只為靜靜等待屬於自己的一米陽光。

水一方余近卿中學band的天空,時光總是清瘦的,那些極致的妖嬈,與水鄉故事磨合;與小橋流水溫婉;最後於秋水長天下素靜。於是,某個晨昏,常常會在一朵花開的故事中醒來,然後安靜下寫自己的文字,那些觸摸過的溫暖,只願無瑕留存。月有盈虧,人生本就無完滿,既便花香正好,一盞茶的光陰,便會老在舊時的煙雨小巷,徒然一聲清幽地歎息!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