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夢、すばらしい時間はかなさ

愛在左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愛在左

一片秋心隨風逝,江上舟搖,我心飄飄。流光容易把人拋,銀字聲調,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。秋涼如水,冷雨侵襲,我還是如往昔,走過這熟悉的街頭。

景依舊,情非昨。我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我,景卻依舊是昨日的景。為何每次在離開的時候,才好好的感受?時光的流逝中,就像美麗的泡沫。匆匆的我路過別人的同時,也被別人路過。一面之緣,已早已沒有了一見如故的悸動。遙遠的眺望中,映入了一個不太陌生觸手可及的影子,我不斷追尋,亦或繼續迷失,飄渺無依。佇立,良久,溫淚落,身已冰。

說好了不再放開彼此的手,可現實中就是有愛還不夠。人生的路口,我們註定走散,陌路繁花,各安天涯,就像悲傷的雙曲線,永遠不會碰頭,又怎敢奢望著共了白頭?

人在咫尺,心在天涯。人在天涯,心卻在咫尺。在冬天愛上明媚的陽光,在夏天愛上無垠的白雪,人生總有一些錯位。念念不忘的,終究因為沒有得到,而烙上了刻骨銘心的記憶,相思斷腸,成了一個人的杯盞交錯,孤只影單。

我始終知道,你的溫柔不只是屬於我一個人的。然,我卻貪戀著一瞬間的錯覺,把你的愛當作了生命的全部。曲終人散,你有你的紅顏,我有我的藍顏,我們只是在緣分面前錯了方向。

一直想要詩意地棲居,卻發現林花謝了春紅,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。那多情善感的一角,總是因為牽絆,而失去了挑戰未來的勇氣。如若可以,我想安靜的遺忘!

夜幕下,鮮紅的、橘紅的、粉紅的,倒映在深不可測的黑色湖水中,一條條、一抹抹,刺激著我的感官,竄上落下,在水裏廝殺的異常熱鬧。這些交錯的燈火,恰如我淩亂的思緒。有誰,執我之手,斂我半世癲狂;又有誰,能一曲獨奏,許我半城煙沙?我在,伊在否?

素璧斜暉,竹影橫窗掃。秋葉沙沙,花殘凋零,不過是一場遊戲。我害怕失去所擁有的,但又逐漸去面對那觸手可及的未來。驀然間,想要一成不變的事物,給我足夠的安全感,給我僅存的溫柔,讓我有了依存。

愛在左,同情在右。走在生命的兩旁,隨時播種,隨時開花,穿枝拂葉,讓踏過荊棘的人,有淚可落,也不覺悲涼。有了愛,才有了信心,離開過往,涉足未知。總是在失去,常自悲戚,然,不曾看到的是,得到的更多。關心我的人,讓我有了繼續存在的勇氣;阻擋我的人,讓我有了面對困境的體驗。

心底一直有著一個小小的火焰,相信著人間真情,相信有了真誠,有了付出,就會有情誼。就像腦海中無數次幻化的一個場景,清晨出門時,遇到岔路口,不知是向左還是向右。不經意的起步間,接踵而來的是全然未知的結局。在街頭的轉角處,遇見了你。不再說從前,不再說悲傷,不再說理由,只是寒暄一句,好久不見......

經歷的時候總是懵懵懂懂,跌跌撞撞,經歷以後終成了因,在記憶的圖騰上,如蜻蜓點水,刹那芳華,卻刻骨銘心,一念執著。如果你不在我的世界裏,那就意味著我已經放棄了;如果你不在我的文字裏,那就蘊含著時間把這青春情愫變成了虛空......

近來無限事,誰與話長更?伯牙有子期,馬克思有恩格斯,我的知音,弦斷可聽?

花開欣賞,再去遠行,不待花謝,才見花開。酒要滿飲,再去遠行,不等大醉,才能消愁。情要深愛,再去遠行,唯有愛過,才知其中辛酸滋味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